细胞话吧:http://www.cjcb.org/huaba.asp
微博网址   博客网址
首页 | 机构简介 | 招生工作 | 培养工作 | 教学管理 | 学位管理 | 奖助保障 | 毕业与就业 | 学生活动 | 对外交流 | 博士后工作 | 走进SIBCB | 校友会
 
奖助保障
奖学金评选
王应睐奖学金
历年获奖情况
医疗保障
下载专区
 
 
王应睐奖学金 首页 » 奖助保障 » 王应睐奖学金

战略科学家是重大科技创新和科技事业发展的领军人物
——著名生物化学家王应睐先生

        王应睐先生是我国著名生物化学家,是我国生化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代表我国基础科学研究成就的两个重大成果—人工合成牛胰岛素和人工合成酵母丙氨酸转移核糖核酸就是在王应睐先生的倡议、组织和领导下以上海生化所为主完成的,他为培植这两项成果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使之成为我国科学史上的两朵奇葩,也使生化所成为闻名海内外的科学研究机构。这两项生命科学前沿研究的重大成果,已经作为生物化学发展过程中的里程碑载入史册。尤其是人工合成牛胰岛素是国际上第一次成功合成蛋白质,成为我国在人类生命科学研究史上谱写的华章。他对我国生物化学的发展,并能在世界上占领一席之地起了无可估量的巨大作用。

        王应睐先生非常重视科学道德建设,提倡要尊重别人的劳动,提倡严肃、严格和严密的学风,他制定的“献身、求实、团结、奋进”,已经成为所训,滋养后人。不善辞令的他以实际风范领导和影响着生化所,营造了求实不务虚名的所风。

        王应睐先生在五十年代创建了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并于此几年之前便以求实的作风为建所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确立了生化所的研究方向和建制,制定了所的长远发展蓝图。建所伊始,他就根据当时国际生物学科发展的趋势,把我国的生化事业奠定在先进的立足点上。

        在建所过程中,首先牢牢抓住人才的引进和培养工作。王应睐先生在建立生化研究队伍,发现和培养各种人才上做了大量的工作,他认为合适的人才是一个所的灵魂所在。解放初,国内生化人才奇缺,他密切结合生化学科生长点发展的需要,有目的、有步骤地向旅居国外的留学生发出了一封又一封热情洋溢的邀请信。1951年,他首先聘请到了在英国凯林实验室工作的邹承鲁,为了给邹承鲁配备助手,王应睐把跟随自己工作、有很好发展前途的伍钦荣推荐给邹承鲁,协助开展酶的作用机制的研究;1952年,曹天钦回国,开展蛋白质结构与功能的研究,王应睐也为他配备了得力的助手,并争取了一系列先进仪器,以保证其开展工作;之后,他又陆续聘请到了维生素专家张友端、核苷酸代谢专家王德宝和蛋白质化学专家纽经义;为了填补所内微生物学专门人才的空白,他又邀请到周光宇来所参加工作,再加上生理生化所成立时归队的代谢专家沈昭文。就这样,建所初期,一批思想敏锐,年青有为,朝气蓬勃,崭露头角优秀人才云集到上海,组成了学科门类齐全优势互为补充的人才方阵。王应睐先生是一位优秀的指挥员,他善于发挥和调动各专家的才干和积极性,并使全所上下都能心情舒畅地工作。生化所形成了民主、和诣的研究集体、相对稳定的研究方向、探讨问题的学术气氛、操作严格、秩序井然的实验室环境,这些有力地促进了成果和人才的涌现,比如人工合成牛胰岛素和人工合成酵母丙氨酸转移核糖核酸等重大成果。

        “文革”期间,生化所被当作“小剑桥”来批判,有人离开了,有人受迫害,又多年没有毕业生来所,出现了人才断层。而这十年正是世界生物化学飞速发展的10年,本来与国际水平非常靠近,一下子距离又拉远了。但王应睐先生并没有消沉,他积极地为改变现状而努力。他根据国际上生物化学发展的趋势,积极支持开办“文革”后的第一次全国性高级生化训练班,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掌握国际生物化学发展前沿知识和技术的教学、科研人才,其中,1979年在上海、杭州两地同时举办的训练班就有学员500人。现在国内50岁以上从事生化工作的人中,很多人都参加过生化所举办的生化训练班,其中不少人已成为科研和教学的骨干,以及生物化学各有关领域的学术带头人。为了稳住一批中青年研究人员,他还努力解决职工夫妻分居问题,在当时情况下,调入上海非常不易,王应睐先生不辞辛苦,多方奔走,千方百计解决困难。他对人才的爱护是真正的爱惜。1997年,九十多岁的王应睐先生从自己获得的何梁何利奖金中抽出一部分,设立“王应睐基金”用以奖励优秀研究生及导师。

        王应睐先生是人工合成牛胰岛素工作的主要组织者之一,他正确判断和把握国际生物学科前沿研究趋势,果断提出了“人工合成牛胰鸟素” 和“人工合成酵母丙氨酸转移核糖核酸”的科学任务,制定了相应的科学决策。1963年,王先生正式担任人工合成胰岛素协作组组长,组织、安排和制定了人工合成胰岛素的多路探索的方案,不断调整生化所内各研究组之间研究力量,研究和解决工作中产生的困难和问题,协调生化所与有机所、北京大学的合作,直到1965年9月这具有历史意义的工作宣告成功。1958年12月到1959年10月间,负责胰岛素拆合的杜雨苍发现胰岛素的活力非常弱,只有1%。王应睐先生马上提出,会不会是因为混进了天然胰岛素?因为空气中可能会飞扬着多余的分子。后来,杜雨苍根据王先生的意见进行了反复验证,如:在单独A链、单独B链内部也进行组合,看是否也出现1%的活力,结果有一点,因为A、B链没有分清楚,所以A链的重组也带有一点活力。后来活力达到了40%。这时,王应睐对此产生疑虑又提出疑问。他说,人家算过的重组最离几率可能只有22%,杜雨苍据此最后经过验证拿到了合理的结果。由于人工A链、人工B链本身不纯,实际重组时无法组合起来,它的活力很低,几乎看不见,结果就失败了。王应睐先生建议研究人员在天然重组的产物中掺进人工合成的90%废物(杂质),使AB链的纯度只有10%,这样重组后,果然发现活力很低,然后再想办法将这部分杂质抽离出来,直到成功。王应睐先生总是在成功的时候要求大家更严谨,而在大家遇到困难的时候不断给予鼓励,而他从没有在有关胰岛素工作发表的文章上留下过自己的名字。在胰岛素工作开展的过程中,王应睐先生不厌其烦地召集几个方面的人员举行工作汇报和讨论会,及时调整研究路线和方向。每下一次决心,他的神情都很凝重,要顶住来自于工作中遇到挫折而引起的要改弦易辙的舆论。

        人工全合成酵母丙氨酸转移核糖核酸的难度更大,协作范围更为广泛,涉及到京沪地区多个单位。对于一个牵涉到这么多单位、部门、人员参加的研究工作,若没有一位能正确的判断和信心,知人善任的科学家来领导,这项工作是不可能完成的。1977年,王应睐先生担任人工全合成酵母丙氨酸转移核糖核酸协作组组长,对协调生物物理所、细胞所和有机所的合作攻关起了关键作用。1981年,胜利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全合成酵母丙氨酸转移核糖核酸。

        上述两项工作都倾注了王应睐先生的大量心血,但在最后文章署名时,他却把自己的名字划掉了。在他的带动下,这一风气成为了所风。生化所之所以能够赢得那么多的国际声誉,是与王应睐先生的努力分不开的。他清楚地知道多做了科研组织工作会影响他自己的研究工作,但他从全局出发,从全所、全国生化事业的发展来考虑,这种无私忘我、不务虚名的高贵品德,象一根红线贯穿了王应睐先生近七十年的学术生涯。

        长期以来,王应睐先生一直坚持自己的研究工作并培养研究生。在剑桥大学学习时,王先生就表现出他在研究工作上的才能,首先发现了服用过量维生素A的毒理作用,发现机体在缺乏维生素E时的组织变态现象,建立了四种水溶性维生素的微量测定法,首次证明豆科植物根瘤菌中含血红蛋白。他对马蝇蛆的血红蛋白的研究,阐明了不同生化条件下血红蛋白的性质与功能的关系。由于成绩优异,校方免去他研究生毕业论文答辩。王先生回国后,对琥珀酸脱氢酶进行了系统的研究,解决了多年来未澄清的酶的性质等问题,并对辅基与酶蛋白连接方式的问题作了深入阐明,该工作达到当时的世界先进水平。1956年这项成果获得了中国科学院的奖励,1978年获全国科学大会重大成果奖。

        王应睐先生还是我国生化试剂工业的开创者。1958年以前,我国没有自己的生化试剂工业,科研所需的生化试剂主要依靠进口,进口试剂价格昂贵且容易变质。生化所建所并提出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这一目标之后,王先生深感要创办试剂工厂,用中国生产的氨基酸合成胰岛素,改变我国依赖进口生化试剂的被动局面。在他的亲自过问和领导下,工厂因陋就简地运转起来,王应睐先生亲自给工厂取名为东风生化试剂厂,并给予工厂人员、技术方面的支持。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现在所提倡的知识创新,加快科研成果的转化,早在30年前他就已经默默实践了。

        “一名真正的科学家,只有将身心全部奉献给科学事业,只有一步一个脚印地去攀登科学高峰,只有发扬团队精神,只有不断超越自我,才能有所作为,才能进入神秘的科学境界,才能对全人类做出贡献。”这是王应睐先生一生的追求,更是他做人为学原则的体现。王应睐先生为中国生物化学事业的发展倾注了毕生的心血,他在学术研究、领导策划、引进培养人才、科研成果转化等方面的一系列贡献使得他当之无愧地成为我国生物化学事业的主要奠基人,他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严谨谦虚、淡泊名利的为人,更是科学界的楷模。王应睐先生的这些作风在当今科学界显得弥足珍贵,他将永远铭刻在我们心里。

 
Copyright 2010-2017 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