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文化

所训
活动动态
科学普及
 
 
地址:上海市岳阳路320号
邮编:200031
电话:86-21-54920000
传真:86-21-54921011
邮箱:sibcb@sibcb.ac.cn

活动动态

 

上善若水
——致王应睐所长

袁湘

你是谁,为了谁。

78岁的你意气风发地说,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你是往者,你是来者。

1911年,辛亥革命,清朝灭亡,而你出生在1907。结核病的经历让你放弃工业化学,毅然决定改学生物化学。你出国深造,在剑桥,研究顺风顺水;当二战终于结束时,心潮澎湃的你,义无反顾选择在这个国家最需要人才的时候,推掉剑桥优越的邀请,信心满满壮志凌云般回到满目疮痍,百废待兴的中国。回国后,你才发现百废待兴是你给这个国家的期望,紧接而来的三年内战让你的科研停滞不前。当中华人民共和国终于成立时,你终于感受到了脉搏的跳动,大批有志同行纷纷回国。你成为生化所的所长,没有条件,创造条件,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号召下,力争做世界前沿的科学,在生化物质硬件设施极其落后的条件下,提出了像天方夜谭般合成胰岛素的目标。而你,带领你的团队,六年多的艰苦奋斗,首次拿到了光芒四射寤寐求之的牛胰岛素结晶;人民日报发表头条,中国人民有志气有能力攀登别人没有攀过的高峰——我国在世界上第一次合成结晶胰岛素。而这耀眼的成果之中,没有你的名字,你从头到尾,都没有署名任何一篇文章。文革的到来,让人措手不及。你眼睁睁看见能看见的,熄灭了。等了又等,终于你又开始筹建生化所,你说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2001年,你悄然而逝。nature刊文怀念你。该文作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王灵智教授说,你的故事,应该让每一个中国人知道。

而2015年10月5日以前,每一个中国人知道的却是,没有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获过自然科学类的诺奖,每一个人都知道的是,胰岛素与诺奖擦肩而过,胰岛素是曾经离诺奖最近的研究。

争议中沸沸扬扬得诺奖提名背后,你看淡浮华的荣誉,只是低调得继续你的琥珀酸脱氢酶的研究,低调得执着于育人。或许是因为你是这个国家科学的见证者,见证了它的众志成城,也见证了它的动乱不安,有或许因为你是这个国家科学领导人中的一员,你提醒自己有义务为这个国家的科学而忧国忧民,你有义务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所以你说,文革时候的我们就像一只老在打盹的兔子,而别人并不是乌龟。

因为你为祖国没有跟上创世纪的第八天而难过,你为你自己不能改变格局而痛心,你为你深爱的祖国再度与发展的世界脱离而疾首。

举国上下,革命,革革命时,你说,死的死了,走的走了。

你为这个国家的生化的明天而悲哀,你为后继乏人的现状而捶心,你为人员的断层而寒心。你无比希望那只昏昏欲睡的兔子能在沉默中爆发,而不是在沉默中死去。你就像是鲁迅先生笔中那个闷闷房子中的清醒的见证人,你呐喊,可是作为科学家的你,又怎能去左右像流氓一样的政治。

你用言行向时间挑战,因为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所以你说,往者不可谏见,来着犹可追。

合成胰岛素31年后,你获得何梁何利奖,89岁的你说,拿奖有什么用?

或许你心里想着的是,我永远在沙岸上行走,在沙土和泡沫的中间,高潮会抹去我的脚印,风也会把泡沫吹走,但是海洋和沙岸,却将永远存在。

长江后浪推前浪,其实你从来都不是浪,你是那无边的海洋,而大千世界只不过是你沙岸上的沙粒。所以你宠辱不惊,去留无意,你心中的所有都是科学,都是科学的今天和明天。

最是那一低头的认真,如莲花般虔诚。也许你未曾去想身前身后事,当一切自然而然走向终点的时候,你心中唯一的念想或许就是不枉此生。

你行走匆匆,你的思维也在超速旋转。照片中的你,那么亲切,那么惹人尊敬。

今天学生物的我们,应该知道你的事。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所长信箱 | 联系我们 | 机票预订 | 相关链接 | 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 | 中国科学院

Copyright 2017-2020 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33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