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文化

所训
活动动态
科学普及
 
 
地址:上海市岳阳路320号
邮编:200031
电话:86-21-54920000
传真:86-21-54921011
邮箱:sibcb@sibcb.ac.cn

活动动态

 

在肩膀上,在影子里

殷军

2013年的夏天,是我第一次来到岳阳路320 号。当时,给我印象很深的两件事分别是好几尊庄严肃穆的雕像以及其影子里那一众歇息的猫。其中位于生化大楼内的王应睐,曹天钦的铜像是我最熟悉的。他们对生化细胞所以及中国的科学研究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尤其是在人工合成结晶牛胰岛素的事业上。五十年前,他们在牛胰岛素已被测序的基础上进行了人工全合成并结晶;今天,我们要站在他们的肩膀上继续在生命科学的领域里突围。

1956年,诺贝尔化学奖授予了英国科学家桑格(F. Sanger),以表彰其胰岛素一级序列测定工作对基础科学研究的重大贡献。两年后,在“大跃进”的特殊背景下,中国的科学家们提出了人工合成一个蛋白质的想法。而桑格的工作无疑为大家指出了一条正确的道路。经过两千多个日日夜夜的反复探索,失败,试验后,终于在1965年9月17日完成了结晶牛胰岛素的全合成。随后,杨振宁,王浩,王应睐均向诺贝尔委员会作了推荐,由钮经义为代表,作为1979年诺贝尔化学奖的候选人。然而,美国人布朗和德国人维提希因在硼和磷及其化合物用于有机合成的工作中的杰出贡献荣获了1979年的诺贝尔化学奖。自此,这一直都被认为是我们与诺贝尔自然科学奖项最近距离的一次失之交臂。然而,中国没有因为这个获奖,其它国家也没有因为这个获奖。毕竟,诺贝尔奖授予更多的是发现奖,而不是发明奖。发现,让我们了解世界,接近真理,看清事物的本质。科学理论都是有赖于大发现才得以建立。我们举国家之力参与蛋白合成工作的世界角逐,亦是为了探索生命的起源。我们站立在前人的肩膀上向生命科学的进军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同时,我们也是站在前人的影子里,让真理更加真实。于我而言,得益于除了单纯的逻辑头脑外丰富的想象力,自身并不缺乏创新精神。但是,在很多情况下,自己表现出的是创新发明而不是创新发现,很难有原创性的工作。就好比,大多数人在提笔写文章之前总是要去模仿别人文章的体裁,结构,思路。发现之发现的创新行为也许对我来说是得心应手,但是我是否应该再向前迈进一步,做一名真正的科学拓荒者,于无声处听风雨。答案是肯定的。自己也常常在想,探索性的研究往往像是丛林历险,偶尔可能会有意外的发现,但更多的也是空手而归。然而,正是这种富有冒险的尝试才会驱动一代又一代人去探索基础研究是神秘。我并不是一个追求刺激的人,但要敢于去做有意义的探索。在确定了方向后,我也该避免给自己的思想戴上枷锁,而该像一匹拉车的马,认准那脚下的路,而不见那旁边的景。不借助于别人得到的知识而作出新的发现几乎是不可能的,但亦不能完全追赶于人后却有所希冀。站在科学巨人的肩膀上,跳出别人的思维圈子,原创性研究于我来说大抵如此了吧。

事实上,牛胰岛素合成的最后一步──A、B两条链通过二硫键的连接是中国科学家在不断摸索中取得的。美国生物化学家安芬森因为相似的实验得出蛋白质的天然态结构由蛋白质的序列决定的结论,这一发现获得了1972年诺贝尔化学奖。我们不禁会为人工合成结晶牛胰岛素这一成果相当高的水平而扼腕。但是,科研精神是纯粹的至高的。Career、Cleverness、Contribution、Coordination&Collaboration、Clear Conscience 的“五C”箴言不仅体现在龚岳亭院士身上,更体现在那个年代的专家们与年轻人们身上。对科学的热爱和难以满足的好奇心让他们在面对挫折时不屈不挠,百折不回。什么才是肽段之间的最有效的缩合方法?A、B二条肽链是否能分开合成?二硫键如何才能正确的连接?如何才能检测人工合成产物的生物学活性构型?头脑之聪明,热情之积极,态度之勤奋与思想之独立造就了那一批有研究才能和科学前途的人。他们没有做哪一家的胰岛素,而是做中国的胰岛素。在自己苦苦探索的生命奥秘面前,他们放下了门户之争,只为在漫漫求索路上让中国踏出那么一小步。中国的科学家是有单位的差别,但是中国的科学事业却不会有单位的差别。他们的精神真的是还有很多可以发掘,但发掘了之后重要的是去思考,去传承。那一代人,是明天的路,是生命的火,是桎梏的清道夫,是真理的谦恭仆。对“胰岛素”精神的传承与发扬,需要我们新一代的科学家与年轻人不仅要在科学研究上站立在巨人的肩膀上,也要伫立在巨人的膀臂旁,捍卫科学之严谨,思想之独立,让伟人的身影更加伟岸。

在巨人的肩膀上,也很容易受巨人权威的影响。学术上,要具有自己的科学头脑,提出具有自己特色的观点,去主动发现创造属于自己的亮点,避免消极被动地去接受一切事物,使得公认的看法和惯性的思维占据了自己的头脑。当然,避免受巨人影响,并不是指一定要标新立异,力求与众不同,如此一来,不但连既有的理论知识都无法掌握,还会让人啼笑皆非。而在这里,指的是在批判性总结积累前人经验的同时,运用严密的逻辑去思考还未被人发现的疑点与不足。也许大家都喜欢把人工合成结晶胰岛素工作未能摘得诺奖的遗憾归结于不是创新性发现,虽然我也很同意这一点,然而真正的科学研究并不是以诺奖来衡量的。发现性工作需要有人来做,发明性工作亦需要有人来做。它们会相互推动,相互辅助。更重要的是,那个年代的科学家和年轻一代在相比于今天要好很多的条件下完成了举世瞩目的工作,他们的冥冥苦想,他们的踽踽独行,他们的孜孜以求更是我们需要怀念,铭记,学习的内在东西。

在肩膀上,也会在影子里。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同时,拥有一颗发现的心则不会被巨人的身影完全遮盖。否则,即使你能看的比世人更远,也做不成影响世人、推动进步的事业。而如果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同时,能够对前人积累的经验批判性地吸收,发扬其独特的闪光点,自然能够与巨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壮大伟人的身影,放出新的光彩。

所长信箱 | 联系我们 | 机票预订 | 相关链接 | 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 | 中国科学院

Copyright 2017-2020 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33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