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文化

所训
活动动态
科学普及
 
 
地址:上海市岳阳路320号
邮编:200031
电话:86-21-54920000
传真:86-21-54921011
邮箱:sibcb@sibcb.ac.cn

活动动态

 

胰岛素精神之于我

郭鲁强

第一次接触到人工合成牛胰岛素,是在高中生物课本中。

我依然记得很清楚,那时我还只是个懵懵懂懂的高中生。当新的课本下发后,出于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我饶有兴致的翻了几下。突然间,在课本的视野拓展资料中,看到关于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的介绍,而且插图中的人物全部是中国人。要知道,在高中课本中,几乎所有的视野拓展,都是介绍的一些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人物和成就的,而这些人物和成就大部分都是近现代的外国人或外国人完成的。中国在生物领域什么时候也有这么显著的成就了?带着这样的疑惑,我仔细阅读了全篇介绍。

在阅读介绍的过程中,我不止一次的被震撼到。1958年,新中国建立还不到十年,在当时生活条件艰苦、人才奇缺的情况下,生化所的所领导就提出这么大胆的一个目标,这是我的第一震撼。1958年桑格因胰岛素的测序成果此成就获得诺贝尔奖时,《自然》杂志还发表评论:合成胰岛素将是遥远的事情。生化所不局限于科研同仁的看法,依然决然的定下这么一个远大的目标,这是我的第二震撼。从1958年确立课题至1965年发表研究成果,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仅用7年的时间攻克这一世界级难题,这是我的第三震撼。

通读全篇介绍后,除了对科学家在所取的成就而深感震撼和骄傲,我更是对中国科学家的吃苦耐劳精神而钦佩和折服。同时,这篇介绍也在我心里埋下了颗小小的科学的种子。

第二次接触人工合成牛胰岛素是在2014年的生化与细胞所夏令营期间。

2014年5月份,暑期夏令营申请正式开始。虽然成绩不算特别突出,但是带着着高中的希冀与梦想,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如当初生化所确立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的课题一样,我毅然决然地申请了生化与细胞所的夏令营。不知是我的决心感动了上天,还是上天对我飘摇未来的眷顾和垂怜,我拿到了生化所夏令营营员的资格。

2014年7月份的一天清晨,怀揣着忐忑与梦想,我来到了理想中的生命科学的殿堂—中国科学院生化与细胞所。带着敬畏之心,我小心翼翼的走进新生化大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尊带着老式眼镜的面带微笑的慈眉善目的老先生的雕像,我的紧张之心瞬间舒缓了许多。

在之后的夏令营开营仪式中,老师为我们播放了关于生化所历史的记录片,我才了解到老先生的过去,了解到了生化与细胞所的历史,了解到了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的艰辛历程。先生是生化所第一任所长,也是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这一课题协调组的组长。他就是王应睐先生。在当时国内一穷二白的情况下,经多方筹划,先生承担起协调小组组长的重任。为了课题的完成,他协调各个课题组之间的利益冲突,使整个科研团队凝成一股绳,同时带领众多青年才俊,克服当时物质条件的艰辛,脚踏实地,不辞劳苦,夜以继日,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最终完成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这一伟大目标。

经过大学实验生活的熏陶,我已经不再是当初懵懂的高中生。也因此,对于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这一课题的困难程度有着更深刻的理解和认识,也因此对于这一课题的最终完成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在新中国刚建立9年的时间,在当时各种条件相比国外都还很落后的时候,就提出这么具有挑战性的目标,这本身就需要很大的信心与勇气;当时文献报道合成的蛋白质是最多有13个氨基酸残基的多肽,而生化所直接从合成一条多肽跨越到合成具有一定功能的由两条链组成的具有一定空间结构的蛋白质,这其中的困难程度不亚于把中国的第一颗人造卫星送上天。但即使如此,当时的科学家们依然不畏艰险,勇攀科学高峰。没有试剂,就自己制造试剂;没有方法,就自己摸索方法。最终,在王应睐先生的带领下,课题组成员们锐意进取,团结一致,协同工作,披荆斩棘,艰苦奋斗最终完成了这看似遥不可及的工作。

第三次接触到人工合成牛胰岛素,是在生化与细胞所举行的纪念人工合成牛胰岛素50周年的一系列纪念活动中。

这时,我已经成为了生化与细胞所的一名研究生。通过这一系列的纪念活动,我对人工合成牛胰岛素的历程有了进一步的了解。首先,确立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这一课题并非是鲁莽的,而是经过科学家们可行性充分论证的;其次,做实验追求严谨,当时每一步实验结果都会经过严格的实验分析来确认;第三,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这一课题的完成一波三折,但经过大家的齐心协力,最终得以完成;第四,包括协作组组长王应睐、项目负责人曹天钦、拆合负责人邹承鲁等对课题完成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却在文章中没有署名,体现了老一辈科学家的淡薄名利和无私奉献;第五,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这一课题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支持。

同时,通过这一纪念活动,我也对胰岛素精神有了更深的认识。胰岛素精神,不仅仅是不畏艰险,无私奉献,更是即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利用自身的知识储备,以严谨的科学态度,锐意进取,协同奋进,为祖国和人民的利益作出自己的贡献。

由于身份的变换,胰岛素精神对我的意义也在发生着改变。之前,我是作为一个系统外的人,为中国科学家的艰苦奋斗而钦佩,为我们所取得成就而骄傲。现在,当我作为一个生化与细胞所新人,再次回顾人工合成牛胰岛素时,除去对研究所所取得成就而感到自豪之外,我感受最多的是压在身上的重担。因为一个研究所的辉煌是一代又一代的科学家们共同创造的,因此,对于我们这一代,如何保持甚至是再创辉煌,是压在我们所有生化与细胞所人的身上的重担。另外,在当时新中国那么艰苦的条件下,科学家们依然可以做出如此彪炳史册的成果;而现在,国家为我们提供那么优越的生活和科研条件,但却鲜有国际影响力结果的产出,这一现象值得反思。

虽然时代不同,但精神永存。对于我,对于我们科研人员,唯有认真学习胰岛素精神,并在实验和生活中贯彻实践,才能保持甚至是再创辉煌。

所长信箱 | 联系我们 | 机票预订 | 相关链接 | 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 | 中国科学院

Copyright 2017-2020 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33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