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文化

所训
活动动态
科学普及
 
 
地址:上海市岳阳路320号
邮编:200031
电话:86-21-54920000
传真:86-21-54921011
邮箱:sibcb@sibcb.ac.cn

活动动态

 

胰岛精神 薪火相传

尤青

1965年9月17日是科技界值得怀念的日子,中国科学研究人员在实验中观察到人工全合成牛胰岛素的结晶,确证了人工全合成结晶牛胰岛素工作终于成功。这是一项震惊中外的研究成果;这是人类在认识生命、探索生命奥秘的征途中迈出的里程碑式的飞跃;这更是造福千千万万人民、捍卫人类健康的壮举。值此胰岛素合成五十周年之际,我也有幸可以深入地感受胰岛素精神。

当时的科学界,蛋白质的研究才刚刚兴起,从事相关研究的科学家并不多,蛋白质的人工合成更是处于襁褓之中。中国的生物化学研究基础也是极其薄弱:首先就是人才匮乏,国内缺少多肽合成方面的人才,其次,许多相关的科研条件都不具备,仪器设备几乎完全空白,再次合成胰岛素需要多种氨基酸,境外购买难以实现。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老一辈科学家依然决定接受挑战,并最终完成了国际权威科学家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此时的我不经沉思,是什么激励着他们敢于挑战世界科学高峰,并最终获得了成功?

是科学家的使命感。既然从事了生命科学研究,为的就是不断探索生命的奥秘,为人类健康做出贡献。科学家的工作本就是探索未知的领域,本就应该解开未解之谜。科学家的价值便是探索,不因困难重重而却步也不因风险巨大而徘徊。

是强大的民族责任感。当前我国正处在经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新经济的发展迫切需要以科学技术为支撑。当时的中国急需科学技术上的突破来证明我国的软实力。在当时的条件下,提出合成胰岛素的想法绝非单纯的研究兴趣,也并非一味追逐科学发展的前沿热点,是国家和民族的需要。强烈的民族责任感和国家荣誉感激励着老一辈科学家无所畏惧,做他人不敢做之事。

是合作的力量。胰岛素的合成工作量大、困难重重,仅靠个人的力量是难以完成的,老一辈科学家发扬团结协作的力量,分工合作,联合攻坚,最终完成了这一壮举。胰岛素的合成是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北京大学所共同演绎的蛋白质合成的宏伟乐章,是团结协作的结晶。到底是帝都发展快还是魔都更胜一筹?老一辈的科学家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不搞上海的胰岛素,不搞北京的胰岛素,一心一意搞出中国的胰岛素”。

是严谨的科学态度。胰岛素的合成过程中,为了鉴定每步缩合产物的纯度,从原料到每一个中间体片段,从小片段到大片段,都要经过元素分析、层析、电泳、旋光测定、酶解及氨基酸组成分析,当时被戏称为“过五关,斩六将”。也正是这种严谨的态度,保证了每一步的可靠性并最终保证了胰岛素的成功合成。

是敢于创新的勇气。在中国科学家进行牛胰岛素的合成时,国际上的多肽合成工作刚刚展开,而一些新的合成多肽的方法也才刚刚出现。很多合成中用到的方法都是我国科学家自己摸索出来的,离子交换树脂要自己合成,纸层析时用哪一种纸也要自己摸索。技术不会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尝试,望而却步。

是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静神。1965年胰岛素全合成获得成功,研究论文在《中国科学》杂志发表,大部分一线科研人员都没有在论文中署名。包括项目协作组组长王应睐先生,项目负责人曹天钦先生,拆合工作负责人邹承鲁先生,他们在项目实施的过程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他们的名字同样没有出现在文章的署名里。还有许许多多的工作人员默默地从事自己的工作,甘当螺丝钉。也正是他们的高风亮节和默默奉献保证了整个合成工作的顺利进行。

是顽强的斗志和坚忍不拔的毅力。胰岛素的合成是一项巨大的工程,必然会经历各种失败和挑战,但他们没有放弃,顶住压力不断探索,靠的就是过人的毅力和不服输的斗志。

近日喜闻我国科学家屠呦呦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填补了我国科学家诺奖的空白,在她的身上体现的何尝不是这样的胰岛素精神呢。感悟胰岛素精神,更重要的是要薪火相传。在如今这样利欲熏心的社会,更需要我们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都能谨记“献身、求实、团结、奋进”的所训,让我们的胰岛素精神真正发扬光大!

所长信箱 | 联系我们 | 机票预订 | 相关链接 | 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 | 中国科学院

Copyright 2017-2020 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33115号